分分彩投注平台

公司新闻

遥寄乡思
发布日期:2019-02-02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:[ ]
分享到:

远方的爸爸妈妈:

转眼间,儿子已经在沙特连续过了两个年。不同以往的问候方式,今年我想写封信。

很多时候,我不喜欢过节,因为总会让海外的我想起远方的你们。

小时候,总是看不见你们的身影。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你们总是早早地离开了家。那时的我,总喜欢一个人孤零零地背靠家门口那棵老槐树,低头不断把玩着手里的弹珠,时不时抬头望望门前那条土路,然后失望地低下头,每隔几分钟再去远方寻找模糊的背影,如此反复……

唯有大年三十,家家贴春联,你们才会提前回家。为了迎接这个盛大的节日,我总会不停擦拭客厅茶几、圆桌,乃至墙上挂着的全家福,期待你们回家的脚步。

隔天清晨,鸡鸣拂晓。妈妈总是第一个起床,煮起了前夜备好的饺子,而爸爸则一大早喊我起来放炮竹,我穿着你们准备的新衣蹦蹦跳跳。

看着碗里刚刚出锅的饺子,妈妈总说,谁能吃到饺子里的硬币,谁就能领到压岁钱。为了这份压岁钱,我总能吃上几大碗饺子,直到圆滚滚的肚子再也装不下。妈妈总会笑着说:“新年吃饱,一年不饿。”

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,背上你们满满的期待远行。临走前,爸爸神秘地叫我过去,布满老茧的手从包里掏出了一沓折皱的纸币和一个巴掌大的手机:“去外面一个人生活要照顾好自己,别饿着,要是没钱花了打电话给我,我给你送去。”

我心里五味杂陈,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永远印在我的心里,不足400元的生活费异常沉重。那天,走过了那条望过千万次的土路,我没有停留,默默流下了泪水。那个手机里存着的第一个号码“爸爸”,却没有回拨过。

在外上学数年,每次回家,爸爸总会问我生活费够不够用,我总是说够用,还能再花一阵子。爸爸总是沉默,不再说什么。回到学校,我也总能从背包深处找到些“遗落”的纸币。

大学毕业后我回家过年。向北的班车,穿过梧桐,飞快地奔向远方的家。那天晚上,伴着夜色,似乎远远听见了家门口大黄熟悉的犬吠,又累又饿的我拍响了紧锁的大门。妈妈您趿拉着鞋、披着衣服来开门,看我饥寒交迫的样子,心疼极了,立刻燃起了炉火。饭桌上,满满的一大碗饺子,韭菜鸡蛋馅儿的,还是那个味儿。

我兴奋地向你们讲述城里的见闻,你们静静地听着。也许,因为聚少离多,在父母眼里,儿子的每句话都显得那么珍贵。

隔天,当我兴冲冲地拿着用第一个月工资给爸爸买的手机时,他皲裂的双手慢慢接过,褶皱的额头笑开了花,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你们的双鬓白发叙说了这么多年为我付出的一切,不求回报。可我,却没有为你们做些什么。

听小妹说,我不在家的时候,爸爸总爱一个人站在门口远望,而且一呆就是一下午。我听后若有所思,那份遥远的等候,我有所感受。

爸爸妈妈,你们放心吧,沙特这里现在也开始有了年味儿,我们也开始置办年货,自己动手剪纸、贴福字……平日里不出新意的走廊房间也焕然一新。休息闲余,我总会想起家里的你们,心头一阵暖意。

妈妈,此时家门口是否又落满了梧桐的残叶,而你,是否又在一遍遍地清扫回家的那条路。时而停下手中的扫帚,望望朦胧的远方,期盼着雾色深处我回家的背影。

让你们牵挂的儿子 曾佳

(作者 曾佳 为“海洋石油751”船海洋勘探震源工)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目的地搜索
返回
遥寄乡思
发布日期:2019-02-02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

远方的爸爸妈妈:

转眼间,儿子已经在沙特连续过了两个年。不同以往的问候方式,今年我想写封信。

很多时候,我不喜欢过节,因为总会让海外的我想起远方的你们。

小时候,总是看不见你们的身影。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你们总是早早地离开了家。那时的我,总喜欢一个人孤零零地背靠家门口那棵老槐树,低头不断把玩着手里的弹珠,时不时抬头望望门前那条土路,然后失望地低下头,每隔几分钟再去远方寻找模糊的背影,如此反复……

唯有大年三十,家家贴春联,你们才会提前回家。为了迎接这个盛大的节日,我总会不停擦拭客厅茶几、圆桌,乃至墙上挂着的全家福,期待你们回家的脚步。

隔天清晨,鸡鸣拂晓。妈妈总是第一个起床,煮起了前夜备好的饺子,而爸爸则一大早喊我起来放炮竹,我穿着你们准备的新衣蹦蹦跳跳。

看着碗里刚刚出锅的饺子,妈妈总说,谁能吃到饺子里的硬币,谁就能领到压岁钱。为了这份压岁钱,我总能吃上几大碗饺子,直到圆滚滚的肚子再也装不下。妈妈总会笑着说:“新年吃饱,一年不饿。”

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,背上你们满满的期待远行。临走前,爸爸神秘地叫我过去,布满老茧的手从包里掏出了一沓折皱的纸币和一个巴掌大的手机:“去外面一个人生活要照顾好自己,别饿着,要是没钱花了打电话给我,我给你送去。”

我心里五味杂陈,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永远印在我的心里,不足400元的生活费异常沉重。那天,走过了那条望过千万次的土路,我没有停留,默默流下了泪水。那个手机里存着的第一个号码“爸爸”,却没有回拨过。

在外上学数年,每次回家,爸爸总会问我生活费够不够用,我总是说够用,还能再花一阵子。爸爸总是沉默,不再说什么。回到学校,我也总能从背包深处找到些“遗落”的纸币。

大学毕业后我回家过年。向北的班车,穿过梧桐,飞快地奔向远方的家。那天晚上,伴着夜色,似乎远远听见了家门口大黄熟悉的犬吠,又累又饿的我拍响了紧锁的大门。妈妈您趿拉着鞋、披着衣服来开门,看我饥寒交迫的样子,心疼极了,立刻燃起了炉火。饭桌上,满满的一大碗饺子,韭菜鸡蛋馅儿的,还是那个味儿。

我兴奋地向你们讲述城里的见闻,你们静静地听着。也许,因为聚少离多,在父母眼里,儿子的每句话都显得那么珍贵。

隔天,当我兴冲冲地拿着用第一个月工资给爸爸买的手机时,他皲裂的双手慢慢接过,褶皱的额头笑开了花,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你们的双鬓白发叙说了这么多年为我付出的一切,不求回报。可我,却没有为你们做些什么。

听小妹说,我不在家的时候,爸爸总爱一个人站在门口远望,而且一呆就是一下午。我听后若有所思,那份遥远的等候,我有所感受。

爸爸妈妈,你们放心吧,沙特这里现在也开始有了年味儿,我们也开始置办年货,自己动手剪纸、贴福字……平日里不出新意的走廊房间也焕然一新。休息闲余,我总会想起家里的你们,心头一阵暖意。

妈妈,此时家门口是否又落满了梧桐的残叶,而你,是否又在一遍遍地清扫回家的那条路。时而停下手中的扫帚,望望朦胧的远方,期盼着雾色深处我回家的背影。

让你们牵挂的儿子 曾佳

(作者 曾佳 为“海洋石油751”船海洋勘探震源工)

分享到: